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贵阳画室 专业基础美术培训

免费试听试学,留言报名更多优惠!详询15885009115

 
 
 

日志

 
 
关于我

少儿美术——高考美术——成人美术 素描色彩——速写动漫——国画书法 平面设计——油画艺术——壁画墙绘 咨询电话 15885009115 (江老师) Q Q 咨询 496166673

网易考拉推荐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2011-12-07 13:38:45|  分类: 【荷兰画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1581-1666 l 7世纪荷兰画派的奠基人和最杰出的肖像画大师之一,主要画肖像画。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运用洒脱而准确的笔融来塑造形体,使画中人形神兼备,成为有性格的典型人物。其作品总数为250幅左右,但迄今还没有发现过哈尔斯的素描稿。这或许是由于画家作画速度慢,习惯于不打底稿,就胸有成竹地在画布上直接画油画。
  哈尔斯后来所走的是完全背离学院主义的艺术道路,他所描绘的对象都是画家同代人的肖像,尤其善作群体肖像,力求描绘他们的独特面貌、情绪和对周围世界的态度。他常出入于底层的小酒馆,个性放荡不羁,常被法院传讯,因多子女生活极为困难,常为温饱而疲于奔波。然而,他的天才遮掩了他的一切不幸,他虽然贫穷潦倒,却常往来于市长之家和上流社会,在当时被人们视为奇怪的人。其实,具有艺术家气质的放荡不羁的性格才使得他的作品具有非凡的个性。哈尔斯是位具有民主意识和乐观的人,即使他的家庭常处于朝不保夕的境地,又经常和妻子吵架,他和他的画中人仍充满生存的力量和乐观主义的精神,这种精神与刚独立的荷兰时代精神是相一致的。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贫富悬殊和不平等现象日趋明显,它给画家的心灵造成的阴影,已在他的作品中开始流露出,他笔下的人物虽然还面带笑容,却在表面的微笑里,已经失落了坚定的信念、刚毅的意志和乐观的精神。作为肖像画大师的哈尔斯,最爱用半身近景的构图,突出刻画人物的表情,他的画中人物不是呆板的“模特”,而是正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面对观众说笑的人物,他极擅长将人物转瞬即逝的神情,用大胆、自由而不落俗套技巧永驻于画面;他喜欢用流畅奔放、极为醒目的大笔触和细小笔触相间塑造形象,色彩响亮透明,富有强列的对比校果。那种轻松自如的用笔用色的艺术方法,使他赢得了极高的声誉,哈勒姆的人无论是商人还是平民,如能得到他的画,将是无尚自豪和荣光,而他从不计较画的酬金。1627年佛兰德斯大画家
凡·代克来到他的画室,对他的艺术大加赞赏,两年后鲁本斯出使荷兰,访问哈尔斯被列入重要日程。哈尔斯是位富有人生乐趣的人,但到了暮年,晚境极其悲凉,贫困孤独的大师带着遗憾于1666年8月永远告别了艺术,由市政当局为他料理了后事。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弹曼陀铃的小丑》,71x62cm,板油彩,TheLouvre,Paris,巴黎卢浮宫

       富有思想的画家,选择了一位处于社会底层的流浪艺人,着意描绘他那乐观诙谐的小丑形象。他的装束和表情虽然显得滑稽可笑,却显示了荷兰平民的性格特征:他们幽默机智,忍辱负重,对艰涩的人生怀着乐观的态度,画家抓住了他那转瞬即逝的斜睨的眼神,透露出他那幽默机灵、充满欢乐的内心世界。
      作为画家的哈尔斯,具有火一般的热情,他能毫无成见地一眼看到对象脸上的瞬息感情的流露,并以奔放而巧妙的笔触神奇地表现在画布上,给人以活灵活现的感情交流。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马勒·巴伯》,约1630-1633年,75x64cm,布油彩,Nationalgalerie,Berlin,柏林国家美术馆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马勒·巴伯   局部 

         马勒·巴伯是一位酒馆的老板娘,她常替酒徒们预卜凶吉。这是一幅带有风俗性的肖像画。画家敏锐地抓住巴伯正转身狡黠狞笑的一瞬间,突出描绘了她那粗放神秘的情态。让暴发性的变异感情支配整个人物姿式,画家揭示了这一人物的强烈表情,运用粗放而肯定的笔触再现了巴伯的性格。
        画家为了加强巫婆马勒·巴伯的神秘邪 气,特地在她的肩上立一只卜算用的猫头鹰 ( 猫头鹰含义是象征饮酒,荷兰古老谚语说“像头鹰一样地饮酒”,另一象征是黑暗与无知 ),又在前景置一铜壶,使得画面上产生呼应均衡的艺术效果,白色的帽子和衣领更衬托出面孔形象,由于狞笑使身体产生急剧的抖动,连巫婆的“咯咯”笑声都被画出来了。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吉普赛女郎》 布面油画 弗兰斯·哈尔斯 1628-1630年 58×52cm  巴黎卢浮宫

      《吉普赛女郎》描绘的正是这样一位吉普赛女孩,也是哈尔斯表现平民生活的最生动的一幅佳作。画面上,女孩蓬松的黑发随意飘洒。充满魅力的大眼睛洋溢着善意的微笑,流露出清纯和无邪的本性。红晕的脸庞和微启的嘴唇张扬着青春的热情和仿佛酒意中的洒脱和奔放,也带着女性不加点缀的生命原色。敞开的领口带着不拘小节的风采,褶皱的白色衬衣、粗糙的红色的套裙,显示出了生活的困苦和流浪的艰辛。画家仿佛信手拈来,把一个带着青春气息,健康活泼、无拘无束、自由不羁的吉普赛女子描绘得清新自然,不见雕饰。在画中,画家以敏锐的观察力,准确地抓住了人物掉头一笑的刹那,用精湛的笔触把人物微妙的心理瞬间刻画了出来,使人物的面部表情与本身的性格特征达到了高度的一致,那回眸的刹那间,随意、洒脱、无所顾忌的、真诚而又善意的一切心理都写在了脸上,赋予这幅画特别的艺术表现力。从而把吉普赛女郎洒脱泼辣、自由独立,而又生活艰辛不易的人物形象准确地定格在画面上。正如有人评价的那样:“美目顾盼的吉普赛女郎,俊俏里带一种‘野’味儿。这位美貌泼辣、自由不羁的少女形象,几乎成了三百年来文学、戏剧、电影导演们理想的吉普赛姑娘的典型。”她也是人们心目中曾经的一种自由不羁、满面风霜而又一路歌声的永恒的流浪心结的艺术化和具体化,这也是这幅画恒久的艺术魅力所在。
  从表现技巧看,哈尔斯采取了半身构图的方式,把人物放在一个很近的层面进行表现,很好地聚焦了吉普赛女郎最本质的人物个性,把一些不必要的铺陈摆设都省略掉了,最大地突出了人物形象。对人物乌黑蓬松的头发,画家描绘得逼真写实,体现出了她随意、自然,天然去雕饰的天性。面部用细腻的笔触精心勾勒,色彩也比较浓重,特别是对主要部位的描绘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人物衣着的衬衣和裙子处理得粗糙、简洁,与人物的形象相搭配。画面背景是大块模糊的黄、黑诸色,处理得也很写意简略,起到了衬托人物主体的作用。画面上黑色的头发、黄色的脸庞与下面白色的衬衣、红色的套裙,色彩过渡自然、搭配协调,于朴素无华中尽显精神本质。整幅画构图讲究,用笔流畅,人物形象传神、逼真,于肖像画中蕴含着风俗画的风骨。画家采用了明快的大笔触,以加强形象的表现力。在这里,哈尔斯有意给这个女朗的脸上增加了一点红晕。看来她是刚喝了几口酒,呈现出一种兴奋的情绪,正在朝一个画外的人物调笑。这正是这幅具有风俗性的肖像画的特点。此外,形象尽管被描绘得很俏皮,但仍能显出她的豪爽性格。她是一个自由的,富有热情的吉普赛少女的典型。她没有思想的束缚,也不带有宫廷妇女的矫揉造作,相反,姑娘那种民间气质被画家以圆熟的技巧,热烈的色调准确地刻画出来了。评论家认为,哈尔斯的许多肖像作品,与其说是肖像画,不如说是风俗画更恰当些。它简直是市民日常生活的一幅“快照”或一截片断。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快活的醉鬼》 此画作于1628-1630年    81×66厘米     现藏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

  作为著名的肖像画家,弗朗斯·哈尔斯的声誉从17世纪20年代中期起就广传哈勒姆内外。1627年,凡·代克来访哈尔斯的画室,为他的精湛肖像技艺所倾倒,曾约请他去意大利;两年后,鲁本斯身负外交使命来到荷兰,也邀请哈尔斯同去意大利,但这位画家至死也未离开祖国一步。这和他当时的生活境遇有关,哈尔斯出身下层,一生保持着平民气质。第一次婚姻并不顺。第二次婚姻也不美满,娶的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里斯贝特·蕾尼尔丝。她给他生下好些儿女(前后共有12个孩子),仅仅为了养家糊口,就够他疲于奔命了。生活的不遂意,促使他经常去酒馆消闲。小酒馆里的见闻给他以很大的启发。这些穷困的下层人物对生活怀有一种强烈的信念,这一幅《快活的醉鬼》,为我们提供了这种认识。
  画上的酒徒显然是当时圣阿德里安连队军官模样的人物。这种人的性格比较豪爽,喜欢集体聚餐,会众痛饮。酒后则谈笑风生,逗乐唱歌。画家此时常为他们画肖像,不仅画个别人肖像,还画集体肖像。这个酒徒已有七分醉意,废话滔滔不绝。他伸出右手五指,左手托着一只盛有大半杯酒的酒杯,正在与对方比试"海量",似乎在说:"再来五杯也不在话下"。
  这个形象比他的《吉普赛女郎》更显得粗率,大笔触展现出军官上身带有装饰物的衣服的质感。哈尔斯运用不同性质和不同形式的着色法,以达到某种犷放的写生效果。军官头上那顶大檐帽突出了这张微红的醉脸。不规则的胡须又显出这个中年军官的不修边幅的脾性。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微笑的骑士》,1624年,86x69cm,布油彩,TheWallaceCollection,London,伦敦华莱士收藏馆

17世纪初,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东面的港口小城哈雷姆的酒馆里,人们总能看到一个酒鬼,他形象落魄,举止粗俗,动辄举手打人,甚至经常赊帐,但大凡客人老板都对他出奇的和气,并称呼他“画家先生”。

有一天,酒鬼在酒馆里殴打前来寻找他的妻子,恰巧被一位外省来的骑士目睹,骑士便管起了闲事,他上前阻止酒鬼,两人冲突了起来。当骑士耳闻前来劝架的人口中的“画家先生”,再看看酒鬼颤抖成一团的手指,不禁忍俊不禁,这个孱弱到打老婆的可怜虫如何会是画家呢。

 酒鬼看出了骑士目光中的鄙夷的神情,甩脱众人打开自己的手包,取出一干绘画工具《自画像》,在画板上飞快地描绘起来。一会儿,在众人面前便出现了骑士那充满鄙视与不屑的笑容,骑士大吃一惊,这幅素描活脱是他瞬间神情的写照,他不禁为刚才冒犯了这位画家而抱憾。酒鬼也一扫不快,挟骑士的手臂,两人重新推杯换盏。回家清醒后,画家调理色彩完整地绘制了千古佳作《微笑着的骑士》,为后人也留下了一段有趣的故事。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圣乔治市卫队官员之宴》弗兰斯·哈尔斯 (Frans Hals 约1582 - 1666 年)

荷兰独立以后,集体订制肖像作纪念的风气兴起,商会和地方军事组织开始向画家订制群体肖像。据说群像中每个人交纳相同数额酬金,所以每个人在画幅中应享受相同显著的地位,这就要求画家平等地描绘每个人的形象。
哈尔斯以宴会的形式将众多的人物组合在一起,尽量降低由于透视而产生的远近空间形象差异,使每个人尽量显示出自己的全貌和个性姿态,除前面两个人物较突出外,其余形象大小基本相似。
画面的明暗和色彩关系也必须服从于平等原则,深暗背景环境中的人物,其头部和手部也须鲜明,画中军旗配饰和佩剑有助于表现人物的地位和身份,所以画家也作了精到的描绘。此画从一个侧面表现了荷兰独立战争中的战士们的英武形象,而主要是描绘画中人物各自的面貌和个性。这是画家第一幅引起轰动的群像,人物略显拘谨、呆板,在以后的群像中就显示出更多的轻松活泼的气氛。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 哈勒姆养老院的女董事肖像》1664年   弗朗斯·哈尔斯   约170×249厘米   现藏哈勒姆弗朗斯·哈尔斯美术馆

哈尔斯的肖像画是荷兰城市生活的特殊产物。作为现实主义肖像画的新品种,它在摄影术产生以前的都市经济生活中已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种肖像画越来越获得各界人士的欢迎。当时从事肖像画的荷兰画家虽也不少,但哈尔斯的艺术却是那个时代的标志。17世纪30年代起,哈尔斯除了接受单人肖像订件之外,也为团体组织画群像。他描绘过加入射击手军人连的每个人的雄姿英貌,表现团体人物在聚众饮酒时的豪迈气概。这种绘画更加强了新兴市民生活的群体意识。如《圣阿德里安射击连军官肖像》、《圣乔治射击连军官肖像》等,就是这类团体肖像的佳作。60年代,哈尔斯又为一些同业公会理事画过群像。这幅《哈勒姆养老院的女董事肖像》是这种群体肖像的典型范例。
  这幅画系受养老院女董事会的委托而作。约1664年完成。其时画家已年逾八十高龄。他的晚年生活比较艰难,于1660年接受过画家行会的补助金;1662年起,又开始靠市政局供给的少量养老金过活。在接受这幅画的任务时,他的肖像色彩已显得暗淡,色调变化更为拘谨。从他自身的悲惨境遇中,他所看到的这些掌管老人命运的"尊贵的太太"的形象是:假仁义、冷酷、虚伪、妄以孤寡老人的看护人自居等等。他在这幅画上以强烈的黑白调子与淡黄--玫瑰色的中介对比色来构画。中间一手持折扇的老人是养老院的总管。在她脸上有着年迈力衰的明显烙印,眼睛象死人一般,动作恍惚不定。那五个脸都朝外、神态发楞的年老女董事,正在倾听该院女会计主任的讲话。显然,画上所绘的是一个养老院董事会的场面。这一切与哈尔斯以前所画的充满欢乐的肖像画截然不同,它暴露出画家垂暮之年的心境,在他眼里,世界只具有悲凉与黑暗的一面。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唱歌的两个男孩》《Two Boys Singing 》1625   油畫,76x52 公分     Staatliche Kunstsammlungen,Kasel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Willem Coymans 》1645  油画,77x64 公分 National Gallery of Art,Washington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Portrait of Tieleman Roosterman》   1634     油畫,117x87 公分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維也納

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 水木白艺术坊 - 贵阳 画室 高考美术培训

《拿头骨的年轻男子》《Young man with a Skull》1626    油畫,92x81 公分 National Gallery,倫敦

相册查看弗朗斯 哈尔斯 Frans Hals 作品70幅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书画鉴赏
阅读(30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